歡迎訪問北京贏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Winpovip.com)! 請   請登錄  或  免費注冊

《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與雕塑藝術

來源:北京贏拍國際拍賣有限公司(Winpovip.com)    發布時間:2018-05-09 18:06

  作為馬蒂斯遷居尼斯后新風格走向成熟的標志,《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在完成半年后,便被馬蒂斯送到了法國秋季沙龍展(d’Automne Salon)參展,并大受好評。他的經銷商Josse和Gaston Bernheim-Jeune于1923年12月17日在沙龍閉幕后的第二天購買了這幅畫。此后幾經輾轉,在1958年被熱衷馬蒂斯精品的大衛·洛克菲勒收藏,并在1993年MOMA的馬蒂斯回顧展等重要展覽中都有亮相。

《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一直被懸掛在大衛·洛克菲勒家庭別墅的客廳當中
《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一直被懸掛在大衛·洛克菲勒家庭別墅的客廳當中

  “《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創作于1923年,藝術風格和人們熟知的馬蒂斯在20世紀初的“野獸派”風格已有許多不同。馬蒂斯野獸派時期的顏色風格非常主觀、鮮艷刺激,他可能會把綠色的樹畫成紫紅色,土地畫成藍色,畫面也比較平面。而在1920年代到尼斯以后,他作品中的色彩不再那么高強度和激烈對比,更多像一種協奏曲。”譚波認為:“對于馬蒂斯來說,他的藝術理想是讓人感到愉悅放松,這幅作品也符合他的藝術理念。”

  也許從顏色來解讀一幅繪畫太過單薄,但這幅繪畫最終呈現的效果,會讓人覺得,僅僅是顏色就已經擁有無窮盡地魅惑效果。“經過訓練的眼睛在一定程度上會排斥有規律的顏色使用,但在這幅繪畫中,我們能看到馬蒂斯建立了一種新的規則,顏色不再只是表象,所有的筆觸留下的顏色有了新的排列組合,也正是因為這樣,這幅已經經歷了近一個世紀時間的繪畫,仍在各個角度散發的光芒。” 佳士得印象派及現代主義部聯合主席喬安娜(Giovanna Bertazzoni)這樣介紹到。

馬蒂斯筆下,各種紡織物細節

  馬蒂斯筆下,各種紡織物細節

  這也許與馬蒂斯在創作繪畫時從法國的北部前往南部的尼斯有重要的關系,在這個充滿陽光的城市的初夏,讓他更能理解光的意義,變化的光在作品上的重要能力。“還有一點,因為馬蒂斯本人他來自于一個紡織品商人的家庭,所以他對于紡織品的質感還有材料的體會,也是與其他的畫家所不同的。大家可以看到,在這幅繪畫中不管是對于織物的處理,還是對于一些靜物,比如說玉蘭花,或者說對于立體的處理,馬蒂斯他自己也是獨成一派的。”喬安娜繼續補充到。

  除了馬蒂斯一直以來所追求的的色彩與光的和諧,在《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更重要的體現,是藝術家試圖將雕塑的立體感融入至平面中的努力。馬蒂斯在尼斯十余年間最具挑戰性的雕塑項目《裸體》顯示了他在雕塑方面的研究。

馬蒂斯《裸體》1922-1929
馬蒂斯《裸體》1922-1929

  在1922-1929年間的7年創作時間里,馬蒂斯投入到這件作品的不斷打磨中,《裸體》最初的靈感來源于馬蒂斯對米開朗基羅《夜》近乎癡狂的迷戀,在米開朗基羅的手下,一個寓言式的人物,傳遞對夢境和死亡的態度,姿態慵懶,卻不會令人昏昏欲睡。馬蒂斯經過刻苦鉆研,將這種“阿里阿德涅”式45度角仰臥的姿勢應用到《裸體》中,并間接影響了《側臥的宮娥與玉蘭花》中人物的姿態。

米開朗基羅的《夜》是馬蒂斯的靈感來源
米開朗基羅的《夜》是馬蒂斯的靈感來源 

  受到雕塑式“專注和結構”影響,馬蒂斯在《玉蘭花》中努力創造出一種比他之前在尼斯做過的任何一幅畫都更具身體質感的人物形象:堅實的輪廓、更大的深度和更堅固的結構。在這里,馬蒂斯已經放棄了他早年類似雷諾阿的輕快人物描寫。在這里,他將顏料涂得更厚一點,掩蓋所有瑕疵和痕跡,并使畫面中所有元素更有分量和立體感。

  在馬蒂斯融合結構、色彩和光道路上,《玉蘭花》正處在關鍵的轉折點上。約翰·埃爾德菲爾德寫道:“雖然光線被證明是完美的解決方案,但柔和的尼斯光線也需要承載其空間的堅實結構,這促使馬蒂斯回溯文藝復興式的古老結構,并將米開朗基羅、雷諾阿、塞尚所給與他的經驗,融合到他正在創造的新語言當中。”

 

拍賣保障
如實描述
鑒定流程
成交必讀
關于發票
新手指南
拍賣學堂
關于保證金
會員中心
會員制度
關于配送
配送說明
配送范圍及運費
自提服務
支付方式
網上支付
銀行轉賬
郵局匯款
關于我們
贏拍簡介
公司架構
專家團隊
聯系我們
富裕人生电子游戏